• 当?#25300;?#32622;:

    魏猛:官民话语可以相互吸纳

    来源:红网 作者:魏猛 编辑:田德政 2019-01-07 21:57:28
    时刻新闻
    —分享—

      编者按:12月15日~16日,2017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评选、红网第三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颁奖暨第十三届红辣椒时评研讨会在湖南安化举行。本次会议的主题为:融媒体时代的评论话语表达创新。杨耕身、郑根岭、魏剑美、顾建明、肖余恨、魏猛、杨新敏、薛龙等来自全国各地的近百名专家学者、高校教授、媒体评论员、评论作者齐聚一堂,建言献策。以下为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讲师魏猛的发言:

    (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讲师魏猛在研讨会上发言)

      无论是写评论,还是评论教学,我都是一个学习者。张若渔是我师弟,但是他在写评论方面是我的师?#37073;?#22240;为我的评论是跟他学习的。在评论教学方面,我也是一个新手。因为新闻评论怎么教,给学生寻找一个什么样的?#25945;ǎ?#23545;我来?#20992;?#26159;一个问题。刚好我们有了红网这个?#25945;ǎ?#32473;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锻炼空间。我们现在评论教学的过?#35752;校?#22522;本上把学生的分数按平时成绩和考试成绩分成两大部?#37073;?#32771;试成绩占70%。另外30%,就是学生平时发的评论,所以现在我经常听到学生说,老师,我的评论红网今天给我发出来了,然后学生那种非常兴奋的表情,能看到我当初发稿时的影子。这种收获都是红网给予的,所以特别?#34892;?#32418;网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表达的?#25945;ā?

      ?#26434;?#36825;个评论的话语方面呢,我是一个新?#37073;?#25152;表达的意见恐怕也是不成熟的。那?#27425;?#23601;作为一个门外汉,来谈一下我自己对评论话语的看法。

      首先,?#26434;?#25105;们这个评论的言论空间来讲,在2013年以前,我们的整个媒体环境实际上处于传统媒体向新媒体转变的过程,这种过程不仅带着这种舆论空间的混乱,它实际上也带着这种新老话语的碰撞和混乱。

      由于我们在互联网上各种声音都比较庞杂,当时有人这么来形容我们的这种互联网空间,叫“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就是说主旋律是声音不强,造成了各种非主流?#32435;?#38899;争鸣。这个对主流声音的影响非常大,当然这只是一种从官方的角度来谈论这个话语。实际上,这本身就包含着官方话语体系和民间话语体系在网络空间的一个碰撞。我们在反思这个问题,我们的新闻评论到底是顺从官方的话语体系,还是民间话语体系?#30475;?#25105;们现在包括人民日报、新华网的这种评论,我们可以看?#21073;?#23427;实际上也有一个从这个官方话语体系向民间话语体系这样逐步向下位移的一个趋势。也就是说用了很多网络的语言,或者说网络上贴近网民的表达方式。但是,我们可以预期的是,?#36824;?#20182;的这种话语体?#31561;?#20309;下移,人民日报的评论都不可能下移到咪蒙这种话语表达方式。因为它毕竟要体现国家的引导方?#21073;?#36825;是我们整个话语表达方式的一种看法。另一方面,我们在网上现在看到的,比如说红网发的评论,还有其它网站发的评论以及都市报发的评论。那?#27425;?#20204;讲话语体系碰撞的时候,实际上很多成分它带着个人不同的价值判断,或者是价值观念。那?#27425;?#20204;说这个省级网站的评论,或者是说这个人民日报的,或者说这个其他都市报的评论和人民日报的评论,我觉得都应该去看一些,它?#36824;?#26159;官方的话语体系也好,还是民间这种话语的表达方式也好,?#26434;?#25105;们评论写作提升都是有帮助的。

      我们在这个新媒体空间里面可以预见的是,像人民日报、?#38750;?#26102;报这样的评论,它仍然将会主导着我们整个舆论的发展。整个舆论的这种发展趋势,也就是不可能脱离主流话语,然后单独讲民间话语或者说民间表达。但是官方话语与民间表达如何完美落实在评论写作?#26657;?#20173;然是要研究的一个课题。另外一个就是我们在写评论的时候,这种表达的方式和我们的官方话语是?#25945;?#31995;?#24120;?#20294;是这两个话语系统的界限不应该是非常明显的,它中间存在着一个合理碰撞的问题。

      我经常看杂文家石飞老师发的评论,或者是他写的寓言故事,这也是一种观点。在互联网?#25945;?#19978;,我们以后会更多地见到这种借助于各?#20013;问?#26469;表达民间?#32435;?#38899;。随着网络管理的规范化,在十年之后,我们再回头看一下的话,我们的这种网络空间这种表达规范可能将会更清晰一些。我们的这种言论空间是可以通过我们自己的写作去争取的,而不是直接的官方规定了什么,我们就非要去碰,就是今天上午王传宝老师讲的,就是官方规定了什么,我们可以在这个空间里面,可以有一个合理碰撞。

      另外一个呢,就是关于我们新闻评论的算法推荐,我们在新媒体里面,大家可能觉得转发的这个评论相对较少,但是算法推荐就出现一个问题,就是说推荐带来的问题,这种流量,它真能够代表我们的媒体的影响力吗?我觉得像咪蒙的,他写个10万+甚至100万+,恐怕并不能够代表我们的新闻评论的影响力,或者是说他的这种传播效果有多高,它只能说就是说他有这么多的点击量,但是我点击了是不是认真看了,或者是说他是不是真正地影响了民众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这个恐怕是值得怀疑的。

      那么,刚才张若渔在讲到这个我们这个新闻评论应该坚守什么。

      即使在网络空间里面,我们要影响和引导舆论,言论的客观、审慎和平衡,仍然是我们在网络空间里面必须坚守的一些价值。我们现在在网络空间里会不时面对今天上午吴(果?#26657;?#25945;授讲的“地摊式言论?#20445;?#23427;一方面虽然?#20174;?#20102;言论下移,这种表达也在一定程度上?#20174;?#20102;民意。但是这种地摊式的话语体系恐怕不利于我们对新闻评论的评论意识和评论品格的坚守。这是我的一些不成熟的看法,请各位老师指正。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 赛车pk10计划一期 最快竞彩开奖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快三推荐号 排列3软件 单机捕鱼2 天津时时五星走势图 中国福利彩票走势图新浪爱彩 山东时时开奖图 七星彩走势图yuan